关于律所/ABOUT US

宿迁律师朱江‖刘某某涉嫌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一审辩护词

更新时间:2019/6/27   |  阅读次数:[812]

辩护词

宿迁市宿豫区人民法院:

受刘某某的委托和江苏广陆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我担任涉嫌贪污罪、挪用公款罪的被告人刘某某的律师,为其辩护,通过阅卷、会见及庭审,结合本案实际,就刘某某涉嫌犯罪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某某贪污29.8万元不是事实

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刘某某贪污29.8万,直接证据是被告人刘某某的供述,宋某某、赵某某的指控等。恰恰这些证据本身出了问题,导致公诉机关做出了错误的指控。

(一)被告人刘某某本人的供述不是事实,与宋某某供述、证人赵某某、张某等人的证言之间相互矛盾,无法印证,其供述不具有证明力,不应被法庭采信。

2017年8月7日,宿豫区纪委对被告人刘某某进行审查双规,让其交代自己问题。2017年8月21日,宿豫区纪委将此案移交检察院。但在2017年8月24日至2017年9月15日检察院对其立案、拘留侦查期间,除讯问时间外,其他时间被告人刘某某依然被带回纪委办案点,处于宿豫区纪委的实际控制之下。所以,被告人刘某某在检察机关的供述是其在纪委供述的延续。但在纪委审查、实际控制期间,纪委对被告人刘某某采用威胁家人及疲劳审讯等非法取证的手段,导致被告人违背其本人真实意愿做出供述。

 1.被告人刘某某,在宿豫区纪委采用“不认就抓你儿子、抓你老婆”、“你要跟我们组织作对,叫你生不如死”及疲劳审讯等严重损害本人及其近亲属合法权益的威胁手段时,产生了强烈心理恐惧遭受难以忍受的痛苦而违背意愿作出供述

在纪委审查时,被告人一开始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向纪委如实供述其截留税款等犯罪事实,同时坦诚:其未与宋某某、赵某某共谋贪污29.8万元;挪用100万是基于书记、乡长的指示;粉墙项目上多开3万元是为了方便处理政府费用。但纪委的办案人员违背实事求是的原则,采取非法手段,强迫被告人刘某某认罪。

1)纪委对被告人刘某某采取了“不认就抓你儿子、抓你老婆”、“你要跟我们组织作对,叫你生不如死”等言语威胁。

被告人刘某某的儿子、老婆均系宿豫区政府机关工作的聘用人员。被告人刘某某常年犯有抑郁症,且有多次就医的记录。面对纪委工作人员的如此威胁,被告人刘某某心理必然起到强烈的胁迫作用,担心老婆、儿子被抓,担心老婆儿子被纪委抓了以后再找个理由开除,之后一家人就没有了经济来源,更无法照顾刚满周岁的孙子。迫使被告人刘某某为保住一家老小的平安,选择做出牺牲,违背意愿作出有罪供述。这种以针对被告人刘某某本人及其亲属的重大不利相威胁,产生的精神强制效力,达到了非常严重程度,直接导致被告人精神痛苦并违背意志按照纪委的要求进行自污,即纪委怎么说,他怎么认

2)纪委对被告人采取了超出生理极限的疲劳审讯手段

2017年8月7日到2017年9月14日,在被告人刘某某双规期间,纪委工作人员几乎每天都对被告人刘某某采取疲劳审讯,不让其睡觉或每天只让其睡不超过6小时,同时每天只给刘某某吃极少的煎 饼、米饭、两口稀饭,不给其正常的食物供应;在炎热的夏季,在双规至拘留前近40天内,不许刘某某洗一次澡,导致刘某某身上皮肤多处溃烂,浑身发臭;在此种情况下被告人常常10多天没有大便,或排不下大便。加之刘某某身患心脏病、高血压、冠心病等疾病,且常年服药,在此种超出生理极限的对待下,其身体状况、精神状况已经彻底崩溃。

这让被告人刘某某切身体会到,纪委工作人员关于“叫你生不如死”的威胁不是假的,已经开始实施。因为刘某某的身体条件压根经不起这种疲劳审讯、变相刑讯逼供。也使得被告人刘某某产生“判刑不过几年,总不会致命”的心理。最终,刘某某难以忍受这些痛苦而违背意愿作出供述。

2.在纪委非法取证后,被告人刘某某在受此精神胁迫制约仍然存在的条件下作出的与该供述相同的重复性供述,即检察机关第五次讯问之前的供述,均不是事实,不应被采信。

被告人刘某某在检察院立案以后到拘留之前,即2017年8月24日至2017年9月15日的23天里,除了检察机关的讯问时间外,其他时间依然被宿豫区纪委实际控制。按照刑诉法规定,检察机关立案后,只有检察院才能采取拘留等强制措施。但宿豫区纪委采取这种无法律依据羁押或者说非法羁押的方式目的是什么?在被告人刘某某已经“认罪”的情况下,为什么依然要将被告人刘某某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控制之下?

目的显而易见,就是担心被告人刘某某在检察院讯问时实事求是,说其未参与贪污29.8万元,挪用100万是基于书记、乡长的指示,粉墙项目上多开3万元是为了方便处理政府费用。简单地讲,就是在检察院对被告人刘某某口供时,让被告人刘某某依然感受到精神强制,依然能做出上述有罪供述。

因此,2017年8月24日至2017年9月15日的检察机关的3次讯问笔录应当予以排除。而在看守所的第一次讯问,是在被告人刘某某被送到看守所几个小时后进行的讯问。因为被告人刘某某长达一个多月的心理强制,依然处于精神胁迫制约的惯性期间,尚未来得及清醒,该讯问笔录应当一并排除。

 3.被告人刘某某认罪的悔过书、亲笔供述也应一并排除

检察院第二次讯问卷五P50-53,2017年9月12日10:48分-11时7分,共计持续19分钟,笔录中提到让被告人刘某某书写认罪的自书材料。被告人刘某某认罪的亲笔供述材料显示是2017年9月12提交的,共9页。请问一个正常人如何在19分钟里书写9页纸?且字迹工整、几乎没有修改?是谁在造假?造假的原因、目的是什么?是否要调取录音录像来核实?

如果说刘某某的供述材料是在讯问前写过的、写好,请问又是什么原因,不敢让被告人刘某某在录音录像里按照自己的真实意思书写?那么刘某某写的这些所谓的亲笔供述,又是按照谁的意思写的?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答案不言而喻。

(二)宋某某、赵某某的言辞证据有虚假,不能作为认定被告人刘某某贪污29.8万的证据

1.赵某某指认的依据并非其亲眼所见、亲耳所听,而是宋某某的转述

被告人刘某某、宋某某、赵某某反复提到,三人从未一起共谋过贪污29.8万的事情。赵某某关于被告人刘某某参与贪污的印象,其来源全部系宋某某的口述,即是宋某某告诉赵某某刘某某参与了贪污,并非是赵亲眼所见、亲耳所听。赵某某的指认系言辞证据,其真实性依托于宋某某转述的真假,所以不具备证明力。

2.被告人刘某某关于其未实施贪污29.8万的供述与宋某某的指认系“一对一证据”

既然是一对一,就不能简单地只认可宋某某的指认,而排除被告人刘某某的辩解。

3.宋某某的供述中有明显虚假、陷害被告人刘某某的成分,且已经被证实

卷宗第五卷P133-134、P156、P169、P178,宋某某4次供认,其是通过被告人刘某某书写的开票证明才开出63.1万元发票。而这个发票是宋某某贪污的关键环节。只有拿到发票,才能实施贪污。检察机关的侦查已经事实上还被告人刘某某清白。卷宗第二卷P134-135、卷六P147、164-167证人张某已经证实该证明是他本人所写。且在检察机关诱导性询问时,依然坚持“想不起来”,“可能是刘某某让我写的,但不确定”,已经证实宋某某是在诬陷。在“一对一”的证据中,已经证实宋某某的供述有虚假,同时也直接证实被告人刘某某未参与贪污的辩解是真实的。

(三)存在被告人刘某某不参与贪污的合理怀疑

1、宋某某在某某乡政府的影响力远不止书记司机那么简单,其影响力远超财政所长、乡长,其套取29.8万元也无须借助刘某某的职权。

、卷宗第七卷P48-65,宋某某的银行交易流水显示:2011年10月15日至2014年12月16日,除去宋某某应发的工资,保安乡财政(保安乡会计核算中心)先后向宋某某转账了89笔,金额共计552.2162万元。转账的依据主要有:(1)金额较小的部分,系宋某某作为驾驶员职责范围内的开支,如车辆装璜、维修、保险费用;(2)大部分金额转账的依据是政府经费、慰问客商、招待费、会议费、办公费,这种系乡政府办公室主任、甚至是乡长、乡书记的职责范围内的开支;(3)更有一部分异常的支出,如拿财政资金作为宋某某借款(前后借款9笔共计26.7万元)、付给宋某某工程款(前后18笔共计约220万元)等。

、宋某某的供述及王某某等人的证言证实:宋某某直接向保安乡书记戚某某拿工程做、商定工程款的金额、要工程款等事项,与保安乡书记戚某某关系非常好,其在保安乡政府有很强的“能量”,甚至可以不通过保安乡乡长、办公室主任的同意,当着管理印章的工作人员的面直接拿保安乡政府的印章在自己的开票证明上盖章。证人赵某某的证言也证实,其给宋某某30%工程利润提成的目的就是让他协调领导关系、领取工程款。

ƒ、由此可见,宋某某不是一个简单的司机。按照其本人供述及相关证人证言,宋某某是给保安乡书记开车的司机,其实际履行的职责不仅有驾驶员,更兼有办公室主任、接待办主任、基建负责人的职责。宋某某完全可以在已经报领29.8万以后,继续开出63.1万的全额发票。并通过直接经办人员蔡某某、杨某某的审核,通过乡长王某某的审批,最终拿到这笔钱。因为蔡某某、王某某的证言证实,他们审批前都问宋某某,书记同意了吗?即书记同意了,就不要审核了,一切按照领导的要求办。所以,蔡某某、杨某某作为工程甲方直接负责人,乡长王某某作为财政支出审核的主管领导,他们的审批同意都是因为书记戚某某同意支付。这些只可能是宋某某的运作,而与被告人刘某某无关。

作为一种合理怀疑,宋某某就有了陷害被告人刘某某共同贪污的动机,即假借刘某某参与贪污之名,在与赵某某共谋贪污时,多分得贪污款。

2、无法排除宋某某套取29.8万元是利用了单位预算会计陈某因不专业和工作疏忽而记错账的可能性。

 、卷五P97-106刘某某供述与卷四P146-149证实:

A、保安乡财政所工作人员分为4个层级其职责分别为:所长刘某某负责全面工作、监管财政收支、协助乡长组织收入,总预算会计王某某负责全乡收支结算、看总预算账及记账,单位预算会计陈某负责乡政府支出结算、看单位预算账及记账,现金会计田某某负责现金发票结算,四级人员相互监督;

B、保安乡财政所的报账模式为:

a、乡长审核签字后,到财政所报账,按实际操作情况来看,保安乡乡长王某某只有1000元以内的批准权,超限额的审批,要向书记戚某某汇报,由书记定夺后乡长签字;

b、牵扯到支付大额现金和专项资金的情况下,刘某某会安排总预算会计王某某来处理;

c、牵扯到如挂账、冲账等往来结算业务的情况下,刘某某会安排总预算会计王某某和单位预算会计陈某来处理;

d、牵扯到具体业务处理,金额1000元以下的,由单位预算会计陈某安排现金会计田某某来处理;

e、刘某某作为所长负责财政所全面工作,只对大额报账初步审核,并不办理具体结算业务,也不会直接安排最底层的现金会计田某某如何调账;

C、结合本案,宋某某拿农服中心大楼、防渗渠、垃圾中转站发票来结账,书记之前交代只冲账不付现金,刘某某按照惯例初步审核票据形式上是否已审批,后交代王某某和陈某进行结账、调账、记账不付现金,要扣除已付专项资金29.8万元,王某某交代陈某,陈某又安排田某某调账,因2013年6月已支付宋某某的29.814万元专项资金是由王某某负责记总预算账,但是王某某和陈某对于该笔已付款项沟通不畅,陈某对已付的该笔29.814万元款项不知情,同时陈某在结账时没有查询赵某某与乡政府之间的往来账,陈某直接安排田某某于2013年12月15日以现金收还款到单位预算账上调账,而陈某却于2015年12月31日记账,也就是田某某调账半个月后才记账,并且因为陈某并非专业会计同时工作疏忽没有查以前行政账直接将收赵某某还款29.8万元挂到赵某某个人往来账上记成欠款。常理而言既然是收还款票据记账,作为单位预算会计陈某应当查询保安乡政府与赵某某往来账目,如果查到乡政府欠赵某某29.8万元,此时陈某可以冲往来名义记账;如果查不到,陈某对此29.8万元收款应当记赵某某欠乡政府29.814万元账。同时,如果王某某和陈某对2013年6月已付赵某某29.814万元专项资金沟通顺畅且二人查询赵某某与乡政府往来账的话,陈某应当安排田某某将此29.814万元还款直接调到总预算账账户作为乡政府的收入而记入总预算账;

     、卷六P90田某某称“后来单位预算陈某又去找刘某某问他具体怎么操作,然后陈某回来告诉我:刘所安排把钱先转给你卡上,然后以赵某某交农贸市场土地款名义交到总预算账上~~~”。卷六P100陈某称“冲的就是他们个人往来,但是我当时没有查行政账,我就直接做进账的,计入行政账上了”卷二P10  53.8539万元总预算记账凭证由王某某记账。调账、记账凭证、证人证言也印证了刘某某未参与实际调账、记账,刘某某安排了王某某、陈某结账、调账、记账,陈某 又安排了田某某调账,因为陈某的不专业和工作疏忽记错账。

     3、正因为陈某记错账,在乡政府催缴款项的情况下,宋某某前往财政所查账发现了陈某的记错账记录,进而套取此款,这种情况下无法排除以下合理怀疑:如果三人合谋贪污此29.8万元,为何宋某某还要在工程款结账3个多月后自己查账后发现了错账再套取,既然是合谋贪污了,常理上应该在结账后,刘某某立刻安排宋某某将29.8万元套取出来;同时刘某某如果真的想贪污套取这29.8万元,他也应该做的更隐蔽,让最少的人知道套取,而不是安排下面会计走正常程序报账。

(四)纪委、检察机关的办案动机值得怀疑

 正是基于上述理由,纪委、检察机关对贪污29.8万的主犯之一宋某某取保候审、对贪污主犯赵某某不予追究刑事立案、不对宋某某作为领导的司机涉嫌利用影响力受贿的事实进行侦查的动机存疑,是否是纪委、检察机关认识到“一对一证据”的情况,以对宋某某的宽松来换取其继续违背事实“指认”被告人刘某某?

此外,在对张某、王某某等人进行取证时,还进行明显的诱导式提问,如在证人张某明确提出记不清谁让其代写开票证明后,生拉硬拽通过“我办公室在刘某某旁边”(与事实不符,二人办公室相距甚远且关系不睦)、“可能是刘某某找我写的,我不确定”等方式,造成被告人刘某某似乎参与的假象。

(五)还原事情的真相是被告人刘某某未参与贪污29.8万

真相正如被告人刘某某后来实事求是辩解的那样:

宋某某与赵某某二人商量多支取工程款29.8万,并由宋某某具体操作。2013年6月、2013年12月份两次结算工程款,宋某某均是先找戚某某书记并得到戚某某书记的认可,之后拿着书记的指示,办理开票证明并加盖乡政府印章,开出发票。然后,宋某某拿着发票让直接经办人员蔡某某、杨某某审核,让乡长王某某予以审批。一切手续办好以后,宋某某让被告人刘某某依照发票和上述人员的审批,安排下面的财务人员等进行相应的结账、调账、记账。

2013年12月份结算时,被告人刘某某本来是安排下面的财务人员王某某、陈某在结算63.1万的工程款时,把之前已经支付的29.814万收回、冲往来、剩余的冲土地款。但因王某某和陈某沟通不畅,同时会计陈某业务不熟练,客观上因工作疏忽未及时查账而记错账,错误地记录为乡政府欠赵某某29.8万。2014年2月,因乡政府催缴土地款,财务人员的过失被宋某某查账发现、利用,找被告人刘某某想支取出29.8万,被告人刘某某不同意。但后来宋某某竟然能让乡长王某某在赵某某支取29.8万的“收条”上签字同意。刘某某见到乡长的签字同意后,没有和乡长据理力争,只是按照乡长的要求执行。且宋某某答应是套出去用用,发现了再还。最终导致赵某某多支取了29.8万的工程款。

这个真相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2013年底会计记错账,有迹可循。有戚某某的审计报告证实。

2,戚某某离任审计报告,报告第11页提到“2.会计基础工作薄弱,记错科目较多,保安乡财政部门会计人员轮岗较为频繁,不了解经济业务的来龙去脉,记账随意性较大,记错科目、调整账务事项频繁发生,经统计,2012年-2014年保安乡财政总预算、行政、事业、村级三项经费等账簿发生更正冲销、调账等会计记录达126笔”。

2.被告人刘某某执行乡长的要求支付29.8万给宋某某是一种玩忽职守

被告人刘某某的这种玩忽职守,是直接经办人员蔡某某、杨某某、乡长王某某的玩忽职守的延续,他们三人明知工程款是63.1万,还先后审批同意按照29.8万和63.1万的发票支付工程款。事实上,宋某某、赵某某能多支取29.8万的工程款,其根本原因是蔡某某、杨某某、乡长王某某、被告人刘某某的玩忽职守。

被告人刘某某考虑到蔡某某、杨某某、乡长王某某都同意。加之宋某某之前曾多次向乡政府借钱,领导都审批,就未予以制止。宋某某是书记的司机,他也不想得罪。

对于刘某某的玩忽职守,宋某某许诺要给予一定的好处费作为感谢,好处费的标准是29.8万的三分之一。而刘某某主观上是拒绝的,客观上也没有拿。

3.赵某某关于其曾给过被告人10万借条的证言明显是虚假的

、赵某某提供的其与被告人刘某某的记账本上压根没有这笔

赵某某作为一个老人,其记账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忘掉。不存在某笔钱特殊,就不记录的情况。因为每一笔借款的时间、地点、用途都不一样,都是独立、特殊的,如果赵某某能记住特殊的,则都不需要记录。因为对其与刘某某的每一笔往来都有记录,唯独没有这笔10万元的借条。不是很奇怪吗?加上检察机关未对主犯赵某某予以立案,其动机是否是以此换取赵某某违背事实指认刘某某?

、赵某某本人对给被告人刘某某10万元借条没有详细的证言。

赵某某多次在证言中提到,给刘某某10万元借条要么是他自己给的,要么是让宋某某给的。同时,其本人无法描述其给刘某某10万元借条的具体经过。

若赵某某真的给过刘某某10万元借条,为什么会记不清具体给的时间、地点、场合、在场人员?赵某某在证言中连他让谁去开具税务发票这么细小的事情很都记得住,为什么记不清给刘某某10万元借条的事情?

ƒ、宋某某多次供述,他没有给过刘某某10万元的借条。

再者,检察机关对赵某某取证时,前后笔录复制粘贴严重,证言是否是赵某某本人的真实意思,值得怀疑。

4.被告人刘某某有玩忽职守,但不构成犯罪

综上,因为29.8万在立案前已经被追回,未造成损失,被告人刘某某的玩忽职守不构成犯罪,仅是一般职务渎职行为。再者,对宋某某的行贿10万元的要求,被告人刘某某主观上拒绝,客观上未拿到,亦不能认定其受贿。

二、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挪用公款100万不是事实

(一)决定挪用公款,不是被告人刘某某决定的,是保安乡党委书记、乡长等人的集体决策

赵某某的证言(赵胜学第一次笔录中,卷7P6)与刘某某的供述能相互印证,证实:保安乡政府为了骗取宿豫区政府的奖励,虚构乡政府向振科小区投入资金建设的假象。保安乡书记戚某某、乡长王某某、被告人刘某某商量,通过以财政奖励的方式打钱给振科小区的承建商赵某某,然后让赵某某再以缴纳税款的方式将奖励款返回到乡政府。

书记、乡长的做法,既要拿到区里的补贴,同时又不能让这个便宜被赵某某拿走。既然决定要虚构乡政府向振科小区投入资金建设的假象,书记、乡长就应该意识到公款以财政奖励的方式打钱给赵某某以后,肯定会被赵某某挪用,因为建筑老板都缺钱是不争的事实。

刘某某在贯彻书记、乡长的指示过程中。宋某某告诉刘某某他正好缺钱,刘某某做个顺水人情,告诉宋某某乡政府要给赵某某奖励的事情。但是刘某某是否知道宋某某缺钱都无所谓,都要按照领导的要求打钱给赵某某。

难道说,被告人刘某某不知道宋某某缺钱,按照书记、乡长的指示给赵某某打钱就没问题。被告人碰巧知道宋某某缺钱后,再按照书记、乡长的指示给赵某某打钱就构成挪用公款?这显然是没有道理的。

刘某某只不过做了顺水人情,告知宋某某乡政府会给赵某某打一笔钱。至于宋某某、赵某某怎么做,那是赵某某、宋某某的事情。况且,钱是种类物,一旦打到赵某某账上,赵某某怎么用,自己用还是借给他人用,就不是书记、乡长能控制的,更不要提被告人刘某某能控制的。

究其根本,是书记、乡长错误的政绩观导致的,是书记、乡长为了骗取区里的奖励伪造资金投入引发的。因为真实的资金投入就是给赵某某钱让让其加大振科小区的投入。赵某某拿到钱以后为了其自身利益短期出借给宋某某更是情理之中。

书记乡长的做法,也不是这一次,如为了虚增财政收入,借钱给企业缴税,其本质就是挪用公款。如挪用公款给卓某某垫资交税。这些有书证予以证实:

2,戚某某离任审计报告,报告第5页提到:乡里虚增财政收入,2012-2014年虚增财政收入3792.16万元……其中,乡会计核算中心直接缴入区地税局1090.36万,以企业奖励虚列支出2701.8万元。

(二)这种虚假投入导致的公款挪用,本来就不是一种奖励或补贴

挪用公款的本质是以给奖励、补贴的虚假由头,让资金在赵某某那转一圈,从而伪造出乡政府投入的假象。所以检察机关在笔录中反复问赵某某,是否有奖励、补贴,没有丝毫意义,没有看清事情的本质。

此外,既然要伪造出乡政府投入的假象,且交给被告人刘某某去执行。被告人刘某某肯定不能一五一十地告诉区政府真有补贴的事情,否则赵某某还不上访要这个奖励,或者直接截留了乡政府虚假投入的款项。正是基于这点,被告人刘某某才和赵某某解释,这是以给他奖励、补贴的名义,让其调税,即再把奖励、补贴还给乡政府。

这本质上是内外操作口径的问题,是被告人刘某某作为具体执行人无奈的变通,是严格贯彻书记、乡长指示的一种工作执行方式,绝不是犯罪。

(三)赵某某的公司与保安乡政府互有借款往来,在此意义上也不宜认定为挪用公款

赵某某的证言证实,其与乡政府之间互有借款,且不收取利息。该证言得到了赵某某本人银行交易流水等书证的证实(卷5)。如:20140414赵某某打100万到宿迁市顺安建设公司;20140523宿迁市顺安建设公司打100万到赵某某

这次100万支付之前,赵某某也找戚某某书记借钱,戚某某并没有拒绝,说“看看再说”,是否是戚某某通过伪造乡政府投入的方式借钱给赵某某?

(四)王某某与该事项有利害关系,其证言不具有证明力

王某某既作为骗取宿豫区奖励的参与者,又是挪用公款给赵某某的决策者,其证言的证明力应区分不同情况加以甄别。

(五)宿迁市宿豫区保安财政所所长岗位移交明细中第三项下:“成立三个公司中,宿迁市承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账户余额壹佰万元”等内容也印证了辩护人的上述观点,被告人刘某某关于100万元的行为是按照书记、乡长意志履行的职务行为,不构成挪用公款犯罪;

三、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贪污3万元不是事实

(一)被告人刘某某没有贪污的故意

被告人刘某某多次供述其多开具3万元发票的目的为了套出资金处理乡政府的相关费用。而通过这种方式套取资金,以备支付乡政府大账上不好走账的费用,也是一种潜规则。这在纪检部门的网站和报纸上屡见不鲜。按照宋某某的银行交易流水,乡政府转账给他的500多万,其中难道不存在套取资金用于乡政府支出等情形吗?

(二)相关领导与此事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其关于未许可套取资金的证言真实性存疑

乡里的这些领导如果如实承认其许可被告人刘某某套取资金处理乡政府的相关费用,则等于间接承认了其触犯了党纪等规定,应当被纪委立案审查。所以,出于保护他们自己,他们不会承认其许可被告人刘某某套取资金。所以他们的证言没有证明力,不具备真实性,应该通过调取以往套取资金使用的相关书证来确定。

(三)被告人刘某某客观上没有实施将3万元非法占为己有的行为,只是代为保管

3万元是种类物。套取以后,因为没有小金库,只能暂时放在被告人刘某某自己的身边,待需要处理乡政府不好处理的费用时,再拿出来处理。

因为钱是要打给施工老板曹某某,而曹某某同时又为被告人刘某某装修房屋。因为钱是种类物,被告人刘某某为了避免麻烦,与其先向曹某某要回3万再支付装修款,不如直接抵扣掉3万元再支付余额。而对于套出的3万元,被告人刘某某的账户里常年保持3万元以上,保证随时可以取出来用于处理乡政府的相关费用。所以款项的便捷结算不等于非法占有!另外刘某某与曹某某就房屋装修款并未进行最终结算支付。

3万元是种类物,因为套取时距离案发比较近,只有2-3个月时间,乡里还没有处理费用的指示,还未来得及用于乡政府财政支出。这种保管更不是非法占有!

而且刘某某对于此类的套取变通非常多,特别是每年的中秋春节,所有套取变通的账目均记载在自己的日记本上。

(四)仅凭被告人刘某某在受纪委工作人员威胁情况下所作的有罪供述,而且也仅是在纪委和检察院交叉办案期间的前4次做了有罪供述,在被告人脱离纪委控制后,由看守所羁押期间,在被告人第5次供述开始,被告人刘某某翻供,其承认套取3万元,但否认套取的目的是为了个人装潢使用。因此仅凭被告人有罪供述的言词证据就认定其贪污3万元,无法达到刑诉法对证据要求的确实、充分的程度,无法排除被告人刘某某多次稳定一致为政府变通处理费用的供述的合理怀疑,同时被告人刘某某日记本记载的大量烟酒等费用支付及宋某某银行流水印证了,乡政府存在大量需要变通处理的费用。

四、有自首情节

2016年宿豫区纪委、组织部、宿迁市纪委均找过刘某某谈话,特别是宿豫区纪委于2017年7月一天找刘某某问其关于以前王某起诉关庙乡政府税收的事,刘某某当时认为是有关戚某某的事,当时宋某某已被双规调查,刘某某主动问了是否是关于自己违纪事情,纪委领导说不是的,以后会再找你。2017年8月,刘某某在电话通知以后,就意识到纪委要来调查,主动到乡纪委书记处,将自己置于办案部门控制之下,系“自动投案”。

在纪委、检察院如实供述。虽然迫于纪委的威胁、疲劳审讯导致的精神强制。但依然属主动归案、实事求是,系“如实供述”,构成自首。纪委补充的情况说明也印证了辩护人的自首观点。

五、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刘某某涉嫌贪污关于李某某、卓某某相关款项及涉嫌挪用10万元公款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

六、退赃

被告人刘某某家属已代为退赃3万元,家属积极退赃。但现在没有经济来源,房子一直挂出去,尚未成交。且因为之前从亲戚那借钱给宋某某、赵某某,二人现在还不上,家里尚有很多债务。家里人还在想方设法筹钱退赃!

被告人刘某某存在其他法定、酌定的从轻、减轻情节:

1、被告人刘某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很好能够主动交待犯罪事实具有悔罪表现,当庭表示自愿认罪

2、被告人刘某某属于初犯偶犯,无犯罪前科,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刘某某一贯遵纪守法,老实本分,没有不良前科

3、被告人刘某某具有自首情节,应当从轻处罚;

依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辩护人提出如下量刑建议,以供法庭参考:

1、辩护人对被告人刘某某自首情节的量刑建议,鉴于被告人刘某某的自首情节,悔罪的态度积极、程度较高,建议法庭对其减少基准刑40%的幅度量刑;

2、辩护人对刘某某退赃的量刑建议,鉴于被告人刘某某亲属已代为退赃部分款项,建议法庭对其减少基准刑10%的幅度量刑;

3、辩护人对刘某某当庭自愿认罪的量刑建议,结合犯罪性质、罪行的轻重,悔罪表现,建议法庭对其减少基准刑10%的幅度量刑;

 

鉴于以上理由我们恳请人民法院考虑本案的具体情况,对被告从轻判处,让被告人感念国家的关怀、社会的宽厚、法律的人性,让其在克尽其社会责任同时,认真改造自己,真诚的回馈于我们的社会。 

以上辩护意见恳请法庭能够充分考虑,参考采纳。 

 

综上所述以上辩护意见请予考虑!

 

                           江苏广陆律师事务所  律师

                                        

0一二十七

联系方式

官方微信

律师网

联系人:朱江律师

手机:159 5137 1829

邮箱:871756090qq.com

Copyright @ 2012-2020 ZHUJIANG ALL RIGHTS RECERVED. 朱江律师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3018228号-1 宿迁律师、宿迁刑事律师、宿迁辩护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