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律所/ABOUT US

宿迁律师朱江‖刘某某涉嫌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二审辩护意见

更新时间:2019/7/29   |  阅读次数:[642]

辩护意见

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

受刘某某的委托和江苏广陆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我担任涉嫌贪污罪、挪用公款罪的上诉人刘某某的律师,为其辩护,通过阅卷、会见,结合本案实际,就刘某某涉嫌犯罪发表如下意见:

 一、本案程序上的问题:

  纪委、检察院联合办案不是刑讯逼供的挡箭牌。

根据检察院提供的证据,刘某某自2017年87被宿豫区纪委双规开始,至同年9月15日被宿豫区检察院立案、拘留前40天内均是被羁押于纪委办案点,实际上是纪委、检察院联合办案。因此,在纪委办案点刘某某进行刑讯逼供,应该适用两高三部关于非法证据排除的司法解释。

其次,纪委也好,联合办案也好,都是在法律规制之下,既然连侦查机关立案后的刑讯逼供等非法证据都要排除,那么对于这种纪委、检察院所谓联合办案的刑讯逼供,也一样要适用法律规定。不可能不穿制服的就不排除,穿了制服才排除?

第三,没有在纪委检察院的长达40天的刑讯逼供,就没有915前刘某某在检察院的3次亲笔有罪供述和悔过书。这是一个连贯的过程,不能将其割裂。

  最后,纪委、检察院涉嫌非法拘禁。自2017824宿豫区检察院对刘某某立案直到9月15日,刘某某均是羁押于纪委办案点,这违反了《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的多条规定。但是,不论是纪委、检察院都一直未出具手续。这样非法拘禁一个公民是一种犯罪行为。

纪委、检察院联合办案办案程序违法。

纪委是根据党章行使其权力,根据《中国共产党党章》第44条的规定,纪委的主要任务是“维护党的章程和其他党内法规,--协助党的委员会加强党风建设和组织协调反腐败工作”。而检察院是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行使国家公权力。虽然两者的目标有重合之处,但是,却泾渭分明,一个是党内权力,一个是国家权力。《中国共产党党章》还规定了“当必须保证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机关积极主动地、独立负责地、协调一致地工作”。如果纪委可以混同于检察院,那么什么叫司法机关独立负责地工作。如果能加以混同,我们何须成立法院检察院?

  宿豫区纪委对刘某某实施了刑讯逼供,纪委检察院联合办案期间对刘某某非法羁押,刘某某在检察院的3次亲笔有罪供述和悔过书应该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关于联合办案涉嫌刑讯是否该适用两高三部的司法解释

根据两高三部《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规定,凡采取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属于非法言词证据规定,并没有排除通过纪委和检察院联合办案,抑或纪委刑讯逼供播种在前,检察院取得非法口供收割在后的做法。第二,从常理看,只要是有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的证据,不管是纪委动手,还是检察院、甚至让黑社会动手,最后只要是通过这个手段取得的证据,都是非法的,都应该被排除。这符合两高三部司法解释的精神,这才符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

第三,《中国共产党党章》总纲的最后一段明确阐明,“党必须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如果纪委可以行动在法律之外,包括《刑事诉讼法》、两高三部不得刑讯逼供的规定之外,那么,党章的规定就落空了。如果纪委违反党章,那么纪委的活动就根本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刑讯的时间、地点、方式】

关于刑讯的时间、地点、方式,据刘某某本人陈述,在2017年8月10几号的一天,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在宿城区廉政教育中心办案点,宿豫区纪委一室主任,有点瘦,身高大概在1.7米左右,威胁要抓刘某某的老婆和儿子,导致刘某某心理崩溃,办案人员怎么说,刘某某就怎么认,并且按照办案人员提供的书面材料,抄写悔过书。辩护人在一审的辩护意见及上诉状有更加详细的表述。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纪委的录像。

《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第45条明确规定,“办案人员不准对被调查人员或有关人员采取违反党章或者国家法律的手段”。

  二,实体部分的问题,刘国华是被构陷入罪的。

  

  第一笔,也是最大一笔,所谓刘某某、赵某某、宋某某三人合谋骗取财政资金29.8万元是明显不存在。

贪污29.8万元纯属构陷】所谓刘某某贪污29.8万元是编造的罪行,证据严重不足,自相矛盾。

从检察院提供的主要证据看,刘某某拘留之后,就一直否认这29.8万元。即便是检方提供的证据看,其之前的有罪供述,和其他证据无法契合。

现有检方证据,无非是,1,刘某某拘留前有罪口供悔过书2,宋某某、赵某某口供3,张某某、陈某某、田某某、王某某、王某某、蔡某某、杨某某等的证言,4,保安乡财政所财务记账凭证等。这些证据也无法证明被告有罪,且证人证言间自相矛盾无法作出合理解释。

先看证据的合法性。

刘某某被刑讯外,作为本案最重要主犯赵某某却没有被立案侦查,追究刑事责任,这本身就疑点重重。

其次,参照《两高三部的死刑证据规则》,对被告人辩护人有异议的证人证言,证人必须出庭。经依法通知不出庭证人的书面证言经质证无法确认的,不能作为定案证据。下面辩护人可以证明,检方提供的证据漏洞百出,根本无法确认。根据最高法院刑诉法司法解释141条规定,证人必须出庭,除了未成年人、身患重病,证言对审判不起直接作用的,或其他情况。现在证人张某某、王某某、陈某某、田某某、王某某、蔡某某、杨某某完全有能力和条件出庭,检方不让他们出庭,本身就说明了检方的心虚。

以下是对被告人供述、辩解、以及证人证言的证明力分析:

参照两高三部《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规定第18条,(根据最高法院规定,其他案件可以参照)刘某某的供述存在以下问题:

1,刘某某的前后供述矛盾极大,即便刘某某的供述和辩解没有按照非法证据排除的司法解释进行排除,在刚离开纪委时,是有罪供述,离开纪委的控制,到了看守所不久,在市纪委、市检察院提审刘某某后,就开始推翻原来的有罪供述,一直到今天二审,没有改变过。其反复的原因,能够得到合理解释,符合常理,且和其他证据能相印证;譬如说,刘某某从来没有承认套取29.8万元的发票证明是其本人或者其找其他人书写

2,刘某某说没有参与贪污29.8万元的辩解符合案情和常理。

从宋某某的银行流水可以看出,其绝非简单的乡政府司机,和书记关系非同一般,贪污该29.8万元从犯意的提出、开具发票证明、开发票、报账、查账、套取领款等全部行为均由其实施,刘某某仅是履行职责对报账材料予以审核、安排,并无参与贪污事实;

同时从起诉书指控刘某某贪污公款7万元、和税款14万元的犯罪手段方法上看,该两起犯罪均是刘某某自己办理相关报账、领款手续,并未让任何其他人知晓其行为,行为方式相当的隐蔽保密。而29.8万元的报账、领取方式、经过明显不同于上述两起,不符合刘某某一贯的行为方式;

  3,认定刘某某贪污29.8万元,无法排除如下的合理怀疑:陈某某因工作能力和疏忽记错账,在乡政府催缴土地款情况下,宋某某查账发现了该笔错账,宋某某与赵某某合谋套取此款,进而骗取乡长获得签字手续,套取款项;

  4,刘某某、宋某某、赵某某、王某某均存在利益冲突,其三人具有利益冲突的证言,其证明力相当的低,这却是控方的关键证据。

 

第二笔,指控刘某某挪用公款100万元也是不存在的。

同意拨付赵某某100万元是保安乡党委集体决策的结果,且对此100万元有专门的书面文件,并加盖了乡政府的印章,刘某某只不过是履行职务行为,按照书记、乡长交代办事。侦查机关不能仅搜集刘某某有罪的证据,而对其有利的证据视而不见、刻意回避。

同时货币是种类物,拨付给赵某某的100万元,赵某某如何处置,刘某某无权过问。

另外,从保安乡财务记账凭证和赵某某银行流水中也能发现乡政府和赵某某之间已经发生多次巨额的相互借款行为。

 

综上所述以上辩护意见请予考虑!

 

                           江苏广陆律师事务所  律师

                                        

0一十一

联系方式

官方微信

律师网

联系人:朱江律师

手机:159 5137 1829

邮箱:871756090qq.com

Copyright @ 2012-2020 ZHUJIANG ALL RIGHTS RECERVED. 朱江律师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3018228号-1 宿迁律师、宿迁刑事律师、宿迁辩护律师